学院介绍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介绍 / 动医故事 / 正文

【动医故事】奉献一生 ——记南京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韩正康老师

发布人: 金洁南     发布日期: 2019-05-06    浏览次数:

采访者:金洁南 颜 莎 王子凝 李宸健 吴昊泽

韩正康,家畜生理学家。浙江慈溪人。1947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农学院畜牧系。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年获苏联莫斯科大学研究生院生物科学副博士学位。历任南京农学院 讲师、副教授、教授,南京农业大学教授。五十年代在国内首先利用瘘管法研究猪的消化生理及反刍家畜牛、羊营养生理和中国黄牛、水牛、牦牛的泌乳生理,填补了我国家畜生理研究中的空白。近年来,重点研究家畜生长调控,取得提高家畜生产性能的新成果。主编《家畜生理学》,编著《动物泌乳生理》和《猪的消化代谢》。

初入雅舍


韩正康老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


提前与先生商定好日期,6月13日下午三点,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位于南农家属楼的韩老先生家。屋子不大,摆设简朴却十分整洁,沉淀着厚重的岁月感,虽然比约定的时间尚早,但老先生已在书房等待多时。走进书房,映入眼帘的是两排巨大的书架,有略微泛黄的装订本,但也不乏外观精美的印刷书,想来老先生阅读的习惯并没有随着年岁的增长而荒废。其中大多是畜牧方面的专业书,除中文外,还有英文和俄文的原版书,几本词典穿插其中。我几乎能想象老先生一边读书的同时,一边用手指摩挲着词典的书页,阳光从窗边洒落,严谨而祥和。

一些旧书的边缘粉落,想必是往日里,老先生时常翻阅,爱不释手。我们在沙发上落座,面前的茶几上茶香氤氲,与书香混为一体,跨越时代的采访就在此间铺展开来。

韩正康老先生与采访者合影


韩老先生年事已高,九十多岁高龄却尽显睿智,双眼不含一丝淤浊,和我们交谈过程中一直面带微笑,慈溪口音也十分可爱,若不是发已花白,你很难相信这样一位思路清晰的有识之士已入耄耋之年。

少年求学时

韩老先生是1943年高中毕业的,在浙江参加的“高考”,当时可以填报三个志愿,韩老先生都填报了畜牧专业,可见投身于畜牧这一梦想的种子很早就在老先生的心中生根发芽。后来老先生考入中央大学。在抗战期间,由于日本的轰炸,中央大学搬到重庆。老先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百密一疏,去重庆的路费无法解决,只好作罢。那个时候存留了很多高中毕业生,众多学界的有识之士筹备了一所“省立浙江战时大学”,后为纪念辛亥革命为国殉难的先烈英士,改名为英士大学。韩老先生最后进入了浙江英士大学,那时候英士大学有三个学院:工学院、农学院、医学院,老先生选择进入畜牧系学习。

韩正康老先生九十大寿时学生们送上的祝福

 

谈及自己大学三年的经历,韩老先生流露出遗憾但欣慰的神情。大学第一年老先生在英士大学学习。第三年抗战结束,中央大学从重庆搬回南京,并且开始招生。他就跟着高中毕业生一起参加学考(学业资格考试),成功通过并进入中央大学学习。

毕业后,中央大学请老先生留下来做助教,后来让他继续进修,去莫斯科大学留学。回国后,北京农科院研究系请他过去,但是老先生依然选择回到南京,回到母校。现在回想起来,要是韩老先生那时候选择去了北京,后来的条件和情况都会好很多,但是老先生对自己选择回到母校不后悔。

谈到老先生去苏联留学的经历,韩老先生是1954年先在国内的俄语学院学习了一年,也就是学术预备部。这一年中,老先生每天学习俄语,翻译了一些俄语的书籍。另外,韩老先生还学习了哲学,系统地学习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

到了苏联之后,在苏联进修,要通过学位的话首先要通过考试,其次还要答辩。韩老先生在苏联农学院做实验,考试和答辩则是在莫斯科大学。韩老先生说,重点是在苏联学习了家畜生理,而不是笼统的动物生理。

老先生书房中的丰富藏书


为国奋斗时

1952年南京农学院刚刚成立的时候,老先生留校作为第一届辅导员。

当时其实还有其他工作机会,比如在苏联的时候,研究人体和动物方面,或者到科学院去,以及到北京大学进行授课等。但是老先生决心一定要研究大动物,而且一定要研究奶牛。当时,包括英美苏等大国在内,发达国家都在研究奶牛泌奶,为了进一步学习奶牛相关的知识,延续之后的研究,在英美不具备这样的学习条件的时候,老先生前往了苏联农科院生理研究所学习,四门课的考试答辩都在莫斯科大学进行。

在中苏关系尚好的时候,北京农科院建立生理研究室,聚集了一大批北京大学的学习生理和解剖的学生,邀请当时只有三十七岁左右的老先生去主持项目,北京虽然条件各方面都比较好,但是老先生拒绝了邀请回到了南京,成为南京农学院兽医系的基石之一。中国家畜生理科研这个空白,要由老先生一点点填补。当时国内采用美国的duck’s教材,国家准备制订第一部教材的时候,老先生也主动站出来联合北京农大、东北农大的老教授,北洋大学毕业的生理研究生博士生,还有一些医学研究生和博士生。能力不看资历,老先生作为其中最年轻的教授,却担起了组长的重任,联合大家一起编纂了教材《家畜生理学》。1959年全国性的研究生班开始招生,一开始八十八个人招三个人,后来扩招到十个人。1984年,南京农业大学最早开始招博士生。全国研究这方面的教授汇聚于此,师资力量雄厚,人们称之为畜牧兽医的摇篮。

科研方面,美国和苏联在做的项目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小有成果,其他国家望尘莫及,老先生及当时的畜牧兽医教授们只得另辟蹊径。后来根据中国条件,为了满足人们的肉产品需求,老先生开始研究猪的消化;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进步,老先生转而研究黄牛等,目的是使得喂小牛的牛乳向商品化的牛奶靠近。

1963年,中苏关系破裂,原本科研规划由苏联方面制订,现在只能自力更生。我们中国开始自己研究,由中央主持,安排一批老专家在北京制订规划,这批老先生都是英美回来,年过古稀开始做研究。时年只有三十九岁的老先生也受邀参加,去制订生理方面的科研方向,以及主持相关课题,课题主要分消化代谢和泌乳。农业部在南农成立国家唯一的家畜生理研究室,给老先生十个编制研究人员,后来这个研究室发展成为国家动物生理生化重点开放实验室,并延续至今。老先生招收研究生的时候,男女一律平等,女的研究生中也有许多出类拔萃的,不再一一列举。后来国家成立一个动物生理生化的学位,属兽医学位的一个分支,老先生为第一任理事长,跟德国合作,兼顾教育和科研。

韩老先生就中国的畜牧养殖发展给我们举了个例子:中国有优质的本土猪种,如太湖猪,这种猪的繁殖能力很强,外国的猪要杂交改良的话,也是用的太湖猪、淮阴猪种。而浙江那边也有东阳猪、金华猪(金华火腿)。中国猪种虽然肉质鲜美,但是长得很慢,所以中国也需要引进外国猪进行改良。外国最有名的猪即英国的约克夏猪(大白猪),还有一种巴克夏猪(黑猪,最早可追溯到约300年前),还有一种最有名的从约克夏猪选种而成的兰德瑞斯猪(即长白猪,中国大量引进,生长快、瘦肉率高、但味道差)。新中国成立以来,各个省份基本上具有自己的猪种,江苏的猪种即为南京农业大学参与研究的,由淮阴猪与约克夏猪杂交成的辛汉普猪。做猪的新品种一定得有人一辈子坚持研究、坚持培育,但是如今坚持做研究的人太少了。老先生的话语中暗含了对我等晚辈的殷切期望。

功成身退时

老先生将自己一辈子奉献给了中国的畜牧兽医事业。退休后,终于有时间安享晚年。他虽然不再处理中国的兽医研究和南农动物生理组的日常工作,但依旧时常关心着兽医的发展,关心着中国畜牧养殖行业的点点滴滴。

采访结束全体成员与韩正康老先生合影

 

聊天过程中老先生还经常提起他的一些得意门生,有在南农教书的,也有在禾丰集团做高层的,还有更多继续在兽医方向摸爬滚打做着科研的,谈及他们时,老先生都满脸的骄傲和自豪。在子女的照顾下,老先生时常会在海南等地生活,这样的幸福我想也是其一辈子为国奉献所应得的吧。

后辈有感

安详的午后,近百岁的韩老师缓缓叙述了自己的人生故事,老先生幽默风趣的讲述了奶牛穿鞋从江苏走到川渝地区的故事,让紧张拘谨的我们顿时变得轻松许多。这次访谈,解答了我很多对于专业和后路的疑惑,对未来的道路选择愈发清晰,人的一生都是选择的叠加,老先生谈起自己一生中面临的多种选择,无一例外地提到了一个理由:要救国,要国家富强,要打倒外敌。坐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个岁月打磨白发苍苍的老人,是满腔热血献于国家与科学事业的战士。                                               

——颜 莎

老先生今年94岁高龄,已过耄耋之年,却依然十分健谈,甚至如20岁的青年人一般,保有一颗赤忱的爱国之心,话语之间对当时留美的学生们颇有微词,认为报效国家才是分内之事。九十余年的光阴,几乎涵盖了整个中国近代史,老先生目睹了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因而奋发图强,成为我国生理学的创始人和中流砥柱。如今的大背景下,许多国家栽培的优秀人才却不满国内的环境,出国后便一去不返,不免令人有些寒心。如果精尖人才都能如老先生一样为我国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或许中国赶超世界的步伐将大大加快,中国的崛起也将指日可待。                                 

——李宸健

采访的整个过程中,韩老先生给人的感觉一直都很激动,每每谈到中国和其他国家种猪差异等等时都口若悬河,我们采访团队成员时常会跟不上老先生的思路。谈到尽兴时,老先生完全顾不上喝水和休息,思维也很是发散。最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是,老先生问我们:“你们为什么选择兽医这个专业呢?”我们都回答道喜欢小动物,一开始打算做宠物医疗方面的。老先生听后开玩笑地用谆谆教诲的语气说,那都是小东西,他们那时候哪里有宠物啊,全都是为了国家人民能够吃上肉,喝的到牛奶。他还告诉我们自己直到上了大学才第一次品尝到牛奶的味道,让我们听得很是惭愧。韩老先生真的不愧是爱国“青年”,即使年纪这么大了,依然时时刻刻在为国家的发展进步而思考而担忧。这一点我们许多后辈可能都无法做到。                                                    

——王子凝

在最后衷心地祝愿韩老先生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主要论著:

1.南京农业大学主编(韩正康主编).家畜生理学(第二版).北京:农业出版社,1985

2.韩正康等.猪的消化生理.北京:科学出版社,1977

3.韩正康.合理饲养管理与提高农畜生产性能的生理学基础.南京农学院科学研究专刊(第8号).1963

4.韩正康.家畜营养生理学.北京:农业出版社,1990

5.韩正康.饲养管理条件与水牛瘤胃消化代谢的研究.南京农学院科学技术研究专刊(第12号).1984

6.韩正康.反刍动物瘤胃消化代谢的调控问题.动物生理生化学会成立大会学术论文摘要汇编.1987

7.韩正康.神经内分泌学在提高畜禽生产力中的发展.全国动物生理生化第二次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1990

8.韩正康.动物生理学的发展与生理调节剂的应用.全国动物生理生化第三次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1992

9.韩正康.畜禽营养生理学调控研究的回顾与展望.全国动物生理生化第四次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1995

10.韩正康.黄酮类化合物调控畜禽神经内分泌及生产性能的研究.畜禽优质高产生物调控研讨会论文摘要汇编.1994

11.韩正康.神经内分泌调控生长和泌乳促进畜牧生产.中国生理学会第三届全国神经内分泌学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1992

12.韩正康等.人工瘤胃发酵饲料的研究.南京农学院科学研究专刊(第11 号).1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