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介绍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介绍 / 动医故事 / 正文

【动医故事】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记南京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胡元亮老师

发布人: 金洁南     发布日期: 2019-05-06    浏览次数:

采访者:张祖龙 麻润雯 杨帆

胡元亮,博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南京农业大学优秀学术带头人,中兽医学研究室主任,中国兽药典委员会中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农业部兽药评审专家,全国执业兽医资格考试命题专家,世界中兽医协会常务理事,亚洲传统兽医学会荣誉理事长,中国畜牧兽医学会中兽医学分会副理事长,中国兽医协会中兽医分会副会长,华东区中兽医研究会荣誉理事长,江苏省中西兽医结合研究会理事长。自1982年2月本科毕业留校以来,一直从事中兽医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主讲多门本科生、研究生课程,指导硕、博士生逾百名;主持国家、部省级和横向合作课题30余项;主、参编教材、专著30余部,在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300余篇,其中SCI收录80余篇;研制成功多项新中兽药,获新兽药证书2项;获省级科研奖5项、国家发明专利10余项;多次获本科教学质量综合评价优秀、年终考核优秀奖;曾获优秀班主任、十佳学生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江苏省高校优秀共产党员、中兽医领军奖、新中国60年畜牧兽医科技贡献奖(杰出人物)等光荣称号。

回忆过去,难忘青春

初见胡老师,高高瘦瘦,身材挺拔,衣着朴素,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格外精神。1977年国家决定恢复高考,胡老师高中班上只有两个人考上了大学,他就是其中之一,被南农的前身——江苏农学院录取,进入牧医系学习兽医专业。南京农学院自1972年迁移至扬州办学,至1979年复校迁回南京,原牧医系分为畜牧系和兽医系,也就是现在的动物科技学院和动物医学院。

“课程体系是随时代不断变化的”。胡老师告诉我们,过去的兽医本科教育虽然四年制,时间少一年,但是专业课程的设置比重比现在要大,专业知识更扎实;实习机会也比较多,比如大黄山诊疗实习和六合猪场、鸭场、无锡鸡场畜牧实习,每个人都有自己动手操作的机会,那些经历非常难忘。但经过几次课程改革,本世纪前几年将外语、计算机、思想政治教育这类基础课的比重加大了,强调学生要打好综合基础,能力全面发展,实际动手的体验少了一些。

1982年 科研中的胡元亮老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不同于现在的双向选择,学生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工作。胡老师大学班级里有34人,同届的学生中可以说是老中青三结合,其中入学年纪最大的有34岁携家带口的,也有胡老师这样25岁的青年,还有16岁的小同志。毕业时除了少数几个读研的、出国深造的同学,大部分同学都被分配到全国各地,近的留在江苏省内,最远的分配到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工作。

虽然当时经济紧张条件艰苦,粮票换来的食物十分有限,甚至吃不饱肚子,但胡老师学习刻苦努力,课业成绩优秀;身体素质好,个子较高,担任班级的生活劳动委员,热心组织同学们劳动,复校期间搬运仪器设备;思想进步,一入校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教学实习中踏实肯干,成为任课教师的得力助手。最终凭借优异的成绩和吃苦耐劳的品质,赢得了留校任教的机会,经宋大鲁教授的推荐,加入了中兽医学科组。从此,中兽医成为了胡老师几十年不变的人生主题之一。 

拥抱世界的中兽医

胡老师曾先后在南京中医药大学进修中医学理论、在中国农业大学进修兽医针灸,曾赴美国、英国、德国、法国、荷兰、丹麦、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等地考察和学术交流。国内外环境的不同,使得国内中兽医与大洋彼岸的姊妹有着不同的发展轨迹。

 

图左上2005年 接待欧洲马业协会访问团(前排左1

图右上2011年 访问德国(左5)

图左下2015年 访问美国弗罗里达大学(中)

图右下2015年 参加17届国际中兽医大会(中)

2015年胡老师和刘家国、王德云老师访问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并参加世界中兽医协会年会,期间探望了一个中农硕士毕业后留美的同胞。这位同胞在美国发展得不错,拥有一个几百亩的庄园,每星期在佛罗里达大学上几节课之余,在条件很不错的学校兽医院中兽医门诊值班,在庄园里开展中兽医培训、推广针灸、推销中药产品。庄园里还建有专门的中药产品分装线,从国内采购药材,进行初步加工,运至美国进行分装,设计标签,进行销售。而在国内销售中药制剂必须通过国家审批,国家批准后才可以从事生产、销售。新兽药从研发、报批到上市的周期很长,发展相对缓慢。

图左1993年 第1期国际兽医针灸培训班

图右1993年 第1期国际兽医中药培训班

国外的针灸比较热门,且愈来愈被广泛运用。针灸有一定的疗效,而且比较安全。自1985年起教研组共举办了数十期国际兽医针灸班和中药班,一批又一批学子从世界各地前来虚心求教。

守护人畜健康,结智慧之果

    

图左2004年 访问香港赛马会

图右2005年 马场出诊(右) 

中医辨证施治理论和针灸疗法对牛、马等大动物较为适用,胡老师曾多次出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鸡传染性法氏囊病流行,中兽医科研成果发挥了很大作用。鸡传染性法氏囊病发病突然、病程短、死亡率高,是养禽业最重要的疾病之一。当时广泛采用的卵黄抗体注射属于被动免疫,不像抗原一样刺激机体产生自身免疫,仅仅注射抗体治标不治本。中兽医学科组应用蜂胶、淫羊藿作为免疫增强剂配合免疫,改良抗体,显著提高了效价,降低了复发率。学科组在宋大鲁教授的带领下搞科研创收,依靠校友主管的青龙山鸡场生产高免鸡蛋,依靠校友主管的萧山和铜山兽医站销售抗体。胡老师清晰地记得没日没夜地生产抗体的情景。最终学科组有效地帮助农户解决了难题,同时也获得了较大的效益。中兽医学科组用所得收益20余万元,于1992年建成了一座中兽医科学楼,大大地改善了教学、科研条件。(后来90周年校庆时,中兽医学科组将中兽医楼无偿奉献给学校,现归属于食品科技学院。)

1995年 第五期国际兽医针灸培训班部分学员在中兽医科学楼前合影

谈及部分人对中兽医的误解,胡老师表示,“主要是中兽医人才少,临床应用不如西兽医广泛。采用什么医术主要在于医生的推荐,西医出身的医生当然更愿意使用西医。中药与西药相比,互有优劣。但中药胜在全身调节,后效应强而持久。外国学者和学生来到中国他们也更喜欢接触、学习中医,尤其是对针灸兴趣很大。”

展望中兽医的未来,胡老师持乐观态度。近年来国家对中医的重视和投入确实是在增加的,重大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支持中兽医的课题立项也越来越多。发展需要时间,也需要更多的新生力量。

绝知此事要躬行

对于现在本科学习知识广而浅的问题,胡老师的建议是:若学有余力,注意培养查找、阅读文献的能力,但网上的信息也不一定正确,要学会独立思考。纸上得来终觉浅,很多专业知识是在实习和工作中习得的。经验在于积累,只有打牢基础,以后才可以钻研自己喜欢的领域。

 

教学-全国《兽医针灸学》师资培训班(中)

采药实习2012(前排左3)

针灸示教(右2)

胡老师叮嘱学生,要珍惜时光,不要虚度年华。在学习成本降低的年代,更应该好好利用现有条件:

“你们赶上了好时代,查阅文献和写论文都比较方便。不像我们当年我查文献都是带着小本子去图书馆书架前蹲着抄了带回去。1987年我读研的时候写论文用了几百页稿纸,每一稿都需要带着复写纸誊写四份,分给导师和学科组老师审阅。导师给你提出了问题,修改后还要再抄一遍。那时候没有电脑,需要用打字机,我还是跑到南航打的论文。你们现在查文献、写论文真是方便多了,可以在电脑上直接拷贝。但引用文献需要提炼与思考,而不是一字不改的复制粘贴,所以现在设立了论文查重。这个时代诱惑太多,太多东西浪费你们宝贵的时间。我现在就是感叹时间不够啊!”

 

胡老师的部分著作(左1为中兽医教材、左4为中兽药教材)

谈及退休后的计划,胡老师笑着讲述他的“烦恼”。“没有人能预料未来的事,活在当下,做好手头的工作”。目前胡老师担任一个公益性行业项目的首席专家,项目将于今年年底结题。同时,胡老师担任三本书的主编。分别是《中国农业百科全书·中兽医卷》第二版、《兽医处方手册》第四版和《中兽医验方与妙用》第二版。

《中国农业百科全书》由农业农村部组织编写,共三十五卷,《中兽医卷》为其中之一,同时也属于《兽医卷》的一部分。这本书是行业的权威著作,胡老师颇感压力。另两本书的再版修订需要更新三分之一以上的内容,工作量很大。作为主编,除了构思全书的框架和担任一部分编写任务之外,还要对全书内容审核把关,学无止境,非专攻之处要虚心请教,细节之处更要仔细推敲。写书十分耗费精力,但胡老师认为,既然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好好去做。

 

采访结束全体成员与胡元亮老先生合影

采访过程中时间溜得很快,一眨眼分针就转了好几圈。胡老师和蔼且健谈,气氛轻松,我们静静聆听,时不时搭上几句。平实的语言,真实的故事,让我们受益良多。踏实肯干吃苦耐劳的品质,对中兽医的热爱与执着,对科研、教学的认真严谨,对生活积极乐观的态度,都让我们对这位即将退休的前辈敬仰与钦佩油然而生。胡老师的成长历程也激励着我们珍惜年华,不断前行不断探索。将动医精神薪火相传,为中兽医的明天,为学科的发展,为人类与动物的健康而努力。

结语

白粉笔,三尺台,辛勤耕耘四十载。

孜孜不倦,沐雨栉风。

伏枥志在千里,不移白首之心。

杏林春满,桃李争妍,方显兢业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