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介绍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介绍 / 动医故事 / 正文

【动医故事】梅花香自苦寒来 ——记南京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薛恒平老师

发布人: 金洁南     发布日期: 2019-05-06    浏览次数:

采访者:许济涛 庄雨晴 刘书慈 姜惠心

薛恒平,男,生于1935年,江苏涟水人。中共党员,南京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教授,曾任南京农业大学微生物教研室主任,兼任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动物微生态学分会副理事长,中华预防医学会微生态学分会常务理事,《中国微生态学》编委等职。在微生物学、免疫学以及微生态学方面进行多年教学和研究,在国内首先研制成功微生物饲料添加剂—复合菌剂促康生,并获得农业部颁发的新兽药证书和国家科委等五部委颁发的国家级新产品证书;早在80年代初就展开对噬菌蛭弧菌的研究,并于2006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证书;首先报道国内发生“鸡腹水综合症”,并发现鸡的一种病毒病—鸡病毒性坏死性肝炎;建立对牛等家畜感染泰氏锥虫的免疫学检测方法。主编《微生物学》,被南京农业大学评为优秀教材;先后发表论文100多篇,出版有《动物免疫与正常微生物群》、《抗生素与动物免疫》、《反刍动物微生态学》、《微生物在畜牧业上的应用》等专著。曾获农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南京市科技交流活动先进个人称号,受到中国畜牧兽医学会表彰,及其动物微生态学分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并获荣誉证书和奖牌。其研究成果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从教三十多年,教授学生(含本科生、研究生、函授生、大专生、进修生、留学生和专业培训班等)二千余人。

初  识

近日,我们小组有幸采访到薛恒平教授。

了解到薛教授已经八十高龄,又是老教师,我们心里不禁有些惴惴。没想到电话接通时,对面传来的是精神饱满又不失亲切的声音——“喂,你好”,我们的顾虑瞬时消除了一半。听完我们的来意,薛老师毫不犹豫便答应了我们的采访请求,并顺利地约定好了时间和地点。“谢谢教授,我们联系辅导员借好教室会再回复您。”“没事没事,你们忙,我去联系地方就行。”薛教授的随和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初次见面,薛教授身着一件蓝白相间的运动服,头戴运动帽,步伐稳健,丝毫没有耄耋老者之态。教授面容和蔼,像孩子似的有些拘谨,笔直地坐在沙发上。此时我们所有顾虑都荡然无存,亲切之感油然而生。

征得教授同意后,我们打开录音机,开始了本次采访。当我们得知薛教授曾参编许多微生物方面的报刊书籍等后,便提出想要阅览部分资料的请求,教授欣然应允,但他却坚定地回绝了我们同他前去住所拿取资料的提议,“你们过去太麻烦,我自己拿来就行。”到第二次见面时,教授依旧是那身朴素的运动服,依旧是奕奕的精神和稳健的步伐。不同的是薛教授手中多了两大袋为我们整理出来的资料,让我们再一次跟随薛老先生走进了他的记忆……

组员和老师的合影

 

一波三折 笃实不倦

薛教授于1955年考入南京农学院。提及当时的情况,教授坦言,他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还是比较困难的。教授的出生地淮安属于老解放区,当时初中分为冬季班和秋季班,全国解放后全部改为秋季班。但是教授初中还未毕业,冬季班就不再办下去了。薛教授当时有两个选择——留级一年上高中,或是报考新成立的淮阴农校。“我想我当初没有留过级,那就考农校吧,没有上高中。”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决定,开启了薛教授一生的农学之路。

农校毕业时,一个年级有三个保送考大学的名额。作为全年级唯一一名三好学生,薛教授自然是其中之一。然而体检时,薛教授被查出患有肺结核,与进入大学的机会失之交臂,转而被分配到农业厅的兽疫诊断站工作。就在工作的第二年,农业厅提供了一个保送考大学的名额,本应是保送机会不二人选的薛教授却在准备体格检查时,因曾患有肺结核的记录而被医生拒绝。不甘心如此错失学习的机会,薛教授不由得据理力争——“你给我开条子我去检查,如果有病我就不考;如果检查身体好,那你为什么不给我考呢?”幸运的是,经检查薛教授心肺功能正常,教授的坚持使得他没有再次错失这难得的学习机会。

其实所谓保送,只是得到了一个考大学的机会,而能否成功考取,最关键还是取决于个人成绩的高低。凭借扎实的基础知识和工作期间积累的经验,薛教授成功考取了南京农学院。我们问道当初为什么选择南京农学院时,薛教授的目光中带着些许怀念,“我们当时(农校)学习的教材就是罗清生、王栋等人编的。当时要考(大学),有很多大学可以选择,我就考了南京农学院,是因为我对这两位老师特别崇敬。”

谈到几位老先生,薛教授笑得十分动容,仿佛回到了那段往昔的青葱岁月。那个年代,学习条件不如现在优良,但有的还是比较好的,比如实验课。薛教授以解剖学为例,“我们有大动物——如牛的解剖,牛的肌肉很清晰,这样学起来就会很扎实的。基本上每周都有一次实验课。标本也要看,我们那时实验室标本有很多。现在我拿起骨头,还能说出来是什么。”当时考试是口试,学生抽题作答,老师会根据个人答题情况就课本内容进行提问。考试实行五分制,一到五分,五分是优,四分是良,三分是及格。薛教授四年来学过的三十多门功课,除两门是4分外,其余均是5分。

虽然薛教授没有过多地讲述他本人的学习历程,但我们仍能透过他的话语,想象出少年的优秀模样——三好学生、一次又一次的保送机会、一百二十余人中仅有的两个正式党员之一、后来的党支部书记和党总支委员……后面讲到考试时,薛教授所讲的一个故事也让我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我们上课呢,有的有书,有的没有,主要是靠笔记。” 在考试前,总会有同学借薛教授的笔记进行复习。因为每次下课后教授都会对课程笔记进行校对和完善,笔记内容完整而清晰。这世上从来不存在轻而易举的优秀,个中滋味,唯有自知。

薛教授的求学经历可谓一波三折,但教授也提到,在兽疫诊断站工作的经历,让他在大学学习中更能体会基础知识的重要性。接受现状却不安于现状,坚韧不拔地等待机会,不断提升自己,这才是智者所为。

兢兢业业 诲人不倦

薛教授自1959年毕业直至退休便一直在南农任教,在与我们的交谈中,他也多次强调教学的重要性。“教学是一定要搞好的,教学搞不好怎么培养学生呢?”对于薛老来说,培养优秀的人才,是他一直在追求的目标。

团南农牧医系总支委员合影1956.5.4(第二排右一为薛教授)


薛老先生曾教授过的函授班,是由自考生组成的班级,班里的学生们大多有过工作经历,也曾学习过微生物学这门课程。他们曾将一门课程的老师赶出教室,但对薛老的教学却是赞不绝口。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教师,薛教授对于教学早已有了独特的认识。教授告诉我们,作为老师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对知识有全面、深入的掌握和理解。“我一直亲自带我所教学生的实验,比如使用显微镜观察细菌涂片时,熟悉了教起来就不一样了。”另一方面,教授认为,新教师教学都是从零开始的,缺少教学经验,重要的是要充分备课,掌握更多的知识,经过努力磨练,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课讲得好,(学生们)很快就被吸引住了,吸引住不是说我的讲课怎么样,是要让你们学到东西。”“……比如讲到猪丹毒病,那是猪丹毒杆菌引起的,猪瘟就是猪瘟病毒引起的。你说这两种症状有什么不同呢?我就跟他们讲,患猪丹毒病(的猪)的眼睛很美,患猪瘟(的猪)的眼睛很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为什么会很美?因为患猪丹毒病的猪的眼睛发炎,产生的胶性分泌物是透明的,所以它眼睛看起来很清爽。患猪瘟的猪的眼睛会有脓性分泌物,把整个眼都糊起来了。这样形象地讲,就会很容易记。” 又如在给研究生主讲“动物微生态学”课程时,谈到某猪场猪群发生腹泻,使用大量抗生素治疗,导致猪群腹泻更加严重和一些猪只死亡,取粪便镜检,发现粪便中有大量酵母,这就表明猪肠道菌群严重失调。由此可见动物肠道正常菌群平衡的重要性和过度使用抗生素的危害性。

南京农学院全国农校微生物及传染病学教师进修班结业纪念1961.1(第一排右四为薛教授)

 

除了教授课业,薛教授在教材方面同样做了很多工作。1977年大学恢复正式招生后,薛教授编写了《微生物学》和《微生物在畜牧业上的应用》两本书,随后又参编了《微生态学》和《动物微生态学》。当时薛教授有一本俄文的《瘤胃微生物学》专著,教授就把该书译成汉语,根据其中内容编写成了《微生态学》和《动物微生态学》中的“瘤胃微生态学”部分。我们印象中生僻难懂的俄语在薛教授口中却如此轻松,面对我们诧异的神色,教授解释道,当时主要是学习俄语,后来逐渐变成了现在应用广泛的英语。即便如此,翻译一本充满专业用语的外文书籍也不是一件易事,很难想象教授课下花费了多少精力来学习。驱动薛教授的力量源泉不仅有对教学的热爱,还有对学生高度负责的态度。为人师表,便当如此。

薛教授编译的《微生物在畜牧业上的应用》和参编的《微生态学》

 

极深研几 皓首穷经

谈到教学科研经历,薛教授神色里带着些许满足,还有对往日教学科研生活的一丝怀念。薛教授说:“我是学畜牧的,畜牧专业也要学习微生物学。”当时毕业留校时,组织上对他讲,教畜牧微生物最好是畜牧专业毕业的,所以将他分配在微生物学教研组。薛教授暗下决心要教好微生物学课程,不辜负组织的期望。我们跟随教授的思绪来到了做助教的教学科研启蒙时光。

薛教授最初在南农任职时,除跟杜念兴先生教学外,还跟随郑庚和罗清生两位先生一起进行了当时肆虐全国的“猪气喘病”的研究。当时大家都怀疑是病毒所致,但由于研究条件的限制、科研成员的思维定式等原因,花费了很多精力却一直没有研究清楚。薛教授与他的科研团队进行了三年左右(从19621965年)的研究,后来因文化大革命,他们最终被迫抱憾终止了这项研究。几年后该项研究被国外的科研团队攻破——猪气喘病是支原体引起的,而不是被普遍认为的病毒。实际上,薛教授在研究过程中曾观察到一些蛛丝马迹:“我们将猪气喘病病料经过处理后,接种鸡胚卵黄囊,接种鸡胚死亡后,将病料切片,镜检看到一些颗粒,实际上那就是支原体,我也不认识,我的指导老师也不认识。……后来我想想这个事情,我们实际上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如果再继续进行下去,就会知道是支原体而不是病毒了。当时这个局限性很大,现在看看可笑了。”教授长叹了一口气,又释然一笑。教授心中抱有的对于当时没能继续研究“猪气喘病”病源的遗憾,最终化为今后科研生涯中的一股力量、一份信念,努力争取更好的实验条件。敢于质疑、多学多做多想、发散思维,这都是那时的科研经历根植下的纯粹科研品质。

薛教授在微生态学理事会会议上发言 1990.11.11

 

薛教授一生为了教学科研事业鞠躬尽瘁,但却对自己的成就甚少提及。他参加的科研项目有很多,其中包括他主持的促康生饲料添加剂的研制,瘤胃微生物的研究和相关教材编写,还参加了牛白血病和盱眙水牛病的研究。他说,他研究的课题都是当时国家或地方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现在研究的蛭弧菌,对人畜无毒无害,能裂解沙门氏菌、弧菌等使畜禽鱼虾患病的致病菌,用其来替代抗生素防治畜禽鱼虾疾病,让人们吃到安全放心食品;而研究成功的促康生制剂,目的亦如此。

薛教授主持研制的促康生获国家级新产品证书

 

当我们问起他在科研过程中曾遇到过什么困难时,教授爽朗地笑起来:“困难还是很多的了。”接着,教授给我们介绍了他用间接血凝法来检测泰氏锥虫的工作。“在研究这种方法的时候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工作量很大。”顿了顿,教授笑着摆了摆手,“大量的工作可以坚持下来。”工作量的庞大、经费的紧张并不能成为教授科研道路上的阻碍。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教授参加当时由陈万芳先生主持的牛白血病研究。“我们将制成的牛的抗凝血进行镜检,看到里面有虫子在动,而且不是个别的(现象)。后来利用间接血凝法,最后查出来它是泰氏锥虫,跟经常让牛发病的伊氏锥虫不一样,它们在血亲上没关系。”教授解释道,“我们这个间接血凝法在不断的论证实践下也就成功了。”这种严谨的科研态度让我们肃然起敬。教授表示,这种科研品质实际上是早前受郑庚教授的影响。郑庚老先生回国后便在当时的南京农学院任教,作为薛教授的指导老师,

其严谨的科研态度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薛教授,最终内化为薛教授科研品质的一部分,外化为一丝不苟的科研作风。

“间接血凝法”在临床检验中应用十分广泛。在牛白血病研究工作停止后,薛教授凭借敏锐的科研嗅觉及时发现并报道了当时全国范围内的流行的一种禽病——“鸡腹水综合征”。同样利用“间接血凝法”,薛教授分离提纯了鸡腹水综合征的病原病毒,通过进一步研究,发现了此类病毒与“鸡病毒坏死性肝炎”和“人乙型肝炎”的关系。最终这一科研成果得到了国家权威性的认可,薛教授将其写成了一篇满满四页的万字论文——“鸡病毒坏死性肝炎病毒同人乙肝病毒有类属抗原物质的研究初报”,发表在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病毒性肝炎防治研究》上。

教授自始至终保持着一颗赤诚的科研之心。他将青春献给了实验室,这是一种兴趣、一种坚持、一份担当。 在教学和科研方面,他受杜念兴老师的影响比较大。与此同时,他从大学二年级就兼任党支部书记、党总支委员和团总支委员等职务,连续多年;如党支部书记就先后做了几届。薛老师说道,首先要搞好学习,做好教学科研工作,同时也要尽力做好党支部书记等兼职工作,不辜负组织和大家的信任。

直到现在,八十多岁的薛教授依旧投身在科研事业上,目前仍在进行着对微生态制剂的研究。

薛教授发表在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病毒性肝炎防治研究》上的万字论文——“鸡病毒坏死性肝炎病毒同人乙肝病毒有类属抗原物质的研究初报”


退休之后

自1995年至今,薛老先生已退休23年,但他依然在坚持着科研工作。当初因为种种原因,薛老力争才得以保留住部分科研成果。之后他的学生许俊才帮他搞了一个“实验室”,因此有机会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薛老略有不满足地笑道:“实际上我要搞的东西还很多。”

薛教授在实验室 2000.12.19

 

目前除科研工作外,薛老师还会为有关公司做一些技术指导工作。他们所研制的促康生、蛭弧菌制剂等,先后在北京、江苏、浙江、广东、福建等省市部分地区生产和推广使用。已经多年,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目前有几个公司生产。例如,其中一家公司生产的蛭弧菌制剂,年产百吨以上,在水产养殖上可使用百万亩水面,为厂家和养殖户带来不小的收益。这正是薛老师希望看到的效果。但由于规模还不够大,随着科技的进步,所研制的产品还需要进一步改进,这也是他日后需要努力的地方。

我们问道退休后除科研以外的兴趣,薛老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套圈,我参加套圈活动。”这着实有趣,也令我们有些意外。看着我们好奇的神态,薛教授眼里的笑意慢慢柔和起来:“这个也与我爱人有关,我爱人现在不在了……”薛老顿了顿,轻声道:“她喜欢参加活动,我喜欢科研,是个书呆子。她要我去我就去了。后来正好有个项目是套圈,我就套圈,结果第一次套就拿了冠军。”教授笑着摇了摇头“所以后来就一直到现在,就参加活动玩玩嘛。”薛老的眼神中透露出对过世爱人的深深怀念,我们也被薛老的深情所触动。

寄  语

谈到现在的动物医学院,薛老希望“(动医学子)扎扎实实地学习,(老师们)扎扎实实地工作”。

薛老指出:学习,就要有目标有理想,积极主动地汲取知识。学习不是应付,要认真对待考试,这是硬碰硬的比拼。学习还要养成良好的习惯。作为当代大学生,要有自己人生的坐标,将来进入社会后要能够适应社会。同时应当全面发展,薛老特别强调了德、智、体三个方面的发展,这对我们的未来很重要。做人方面,我们要有做人的标准和目标,将个人目标和整体结合,努力习得本领,这样中国才会强盛起来。

同时,薛老希冀老师们应该一心一意地投入到教学和科研中,不要被浮名利禄所诱惑驱使。

采访的最后,薛老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希望你们都学习好,虽然我不教你们,但我们南京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的学生们都相当于是我的学友,我是你们学长。”这句暖心的话语,我们会牢牢地记在心中……

组员与薛教授合影